人类“脱”衣史
人类“脱”衣史
 

从一万八千年前山顶洞人的骨针,到基督教文化中亚当夏娃的无花果叶,我们人类就此开始了漫长的穿衣史。请允许我们在这里简述一下这段历史吧。
  当然,作为一部历史,“脱“的过程相当缓慢。我们不可能想像上古的吉布森少女装(Gibsongirl)一夜之间会脱成比基尼泳装。象维多利亚时代的贵妇在穿着极不科学的紧身胸衣和大撑裙外,还须穿九件衣服和七至八条裙,若要外出还须加一件厚重的羊毛披肩和一顶插上羽毛、花朵、丝带及面纱的大帽子。据统计,体面的淑女至少背负10-30磅重衣饰。我们不难想像,若将路易十六或伊利莎白一世那一件又一件的华贵衣袍都卸去,他们将会变得多么羸弱和寒碜。在这一段历史里,服装的某些功能被夸张到畸型的境地,人们把“穿“衣的行为变得如此冗长与困难。事物的发展总是物极必反。经历了几千年的穿衣史,人类终于厌倦了繁文缛节的“穿“衣,而开始了“脱“。原来的外衣被脱却;曾经是内衣的角色又变成了外衣,似乎象节肢动物的蜕皮一样。

  真正的脱衣史始于本世纪。故事仍然应该回到“衣多为贵“的穿衣史的终结,即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。但必须强调,使人类选择脱衣的绝不是衣着者们自身的主观意愿。有这样一则寓言:风和太阳打赌,说谁能让行人脱下衣服。求胜心切的风使劲鼓吹,却未能奏效,行人反而将衣服裹得更紧了。而太阳轻轻地洒下热浪,不一会行人就脱却了上衣。其实,让人类脱下衣裳的“太阳“,正是现代工业文明。人们顿悟,这么多的衣服已不适应现代气候。现代化的机器生产方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、价值观念乃至衣着方式。

  脱,也就此开始。现藏于布鲁克林博物馆内的一件对襟长袍,外加长斗篷,这是世纪初的海水浴衣,即如今的“沙滩装“,其层次与繁琐令人咋舌,可见世纪初人们面对脱衣问题,远比今天的想像要困难得多。当淑女们的曳地长裙刚离开地面,舆论界便戏谑道:“原来女人也是两足动物!“

  早年的网球装是长袖衣,长裙和帽,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,一位叫兰格林的人将网球女装的裙下摆稍稍改短,立即引起舆论界的惊呼,称网球场的“裸腿之战“。最早的解脱应该归功于一位对东方艺术狂热的爱好者,法国时装大师,保罗·波烈(PoulPoiret)。他在服装的传统与现实冲突中,率先让女人脱去了紧身胸衣(corset),那种令女性保持43cm细腰的胸衣,实际上已成为一种损害健康的枷锁。穿,原本应是在人体上进行包装,美化,但最终导致对人体的束缚。而脱的历史,则一开始就从人类自己罗织的樊笼中解放人体。波烈脱去了紧身衣,却无法摆脱对华贵、浓艳的审美喜好。所以,当夏奈尔(GChanel)那种极具现代感的减法设计出现在世人面前时,波烈曾讥讽她的设计是“高级的穷相“、“象营养不良的打字员“。所谓“穷相“,无非是指夏奈尔的设计脱却了铅华,就象当时的建筑设计,完全丢弃了洛可可、新艺术运动的装饰,剩下的就是“功能“。

  20年代建筑界掀起了“功能主义“(functionalism),在服装界亦表现得颇为彻底,具体而言,脱去所有浮华。事情好像倒了个儿,原来穿上的,如今脱下;原来长的,现在剪短。服装造型愈来愈简洁,裙子下摆离地愈来愈远。

  到50年代,伊夫·圣洛朗的名为“梯型“的成名之作,红遍巴黎。这是一款极为简洁的梯型裙,可爱的圆领,两只大口袋;没有蕾丝,没有丝带,简洁得近乎“贫寒“,但这正是一发而不可收的潮流。其实,要论脱得彻底,当数T恤衫。近年来时装界时兴“内衣外穿“,而T恤恰是开此风气之先河。这种紧身的针织圆领衫,据说原系法国军服的内衣;又说美国马里兰安纳波利斯码头工人所穿,被美国青年当作便装穿着。特别是好莱坞影星马龙·白兰度在《欲望号街车》的T恤形象,令T恤风靡全球。如今针织T恤比比皆是,成为内衣外穿最普遍的形式。

  60年代无疑是服装史上重要的时期。一位来自威尔士的英国女子,玛丽·奎恩特(M·Quant),她一剪刀裁出的迷你裙,开创服装史上最短小的裙子。这种玉腿毕露的“迷你“风迅速迷倒了全世界。若依洛可可画家布歇(F·Boucher,1703-1770)的眼光来看,这简直如同裸体。一方面是现代人越穿越少的态势;另方面,一位法国学者佛鲁吉尔(J·C·Flugel)提出了更为惊人的预见,他预言:人类终将抛弃衣服这个拐杖,回到裸体。虽然目前尚难证明其预言的科学性,但在60年代一片反叛的喧嚣声中,确有一批先驱者脱光了衣服,实践了裸体。这就是当时沸沸扬扬的“裸体文化“、“天体运动“。他们声称:“唯有裸体才能和自然真正融合到一起。“他们身体力行地脱得一丝不挂,他们脱掉了人类花上几千年经营的服装。显然,他们“脱“得太彻底。许多到过天体营的人都表示:裸体的人类身体比穿衣还无趣。作家克拉克(Clark)说:一般人的裸体不会令人兴奋,看到那一堆裸体让人感到晕眩。

  不过当时的时装界并不甘示弱,也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“无上装“(topless)的时尚潮流,有前卫靓女脱去上衣,但终未获得更多的追随者。也许可以这么说,人类脱衣史中最具冲击力的应该是比基尼泳装。1946年7月,太平洋上的比基尼岛上爆炸了原子弹,18天后,一位名叫路易斯·里尔德(LouisReard)的法国人推出了胸罩样式上衣和三角裤。那天他雇了一名应招女郎做模特,在一个公共泳池展示了他的作品。人们被惊呆了。这套被命名为“比基尼“的泳装,其最初震撼力不亚于太平洋的核爆。地中海沿岸国家视其为瘟疫;意大利明令禁止;西班牙海岸警卫队驱逐穿比基尼泳装者;甚至美国也曾为比基尼抓过人。1952年法国影星碧姬·芭铎演了一部《穿比基尼的姑娘》,比基尼的形象开始迷住了法国人。

  60年代以后的海滩已是满目比基尼,是迄今为止脱得最少的服装,其总面积不足2平方英尺。虽然泳装只是一种特殊服装,但比基尼毕竟使基督教文化下的道德规范彻底失去约束力。80年代,一批前卫的时装设计师决定混淆内外衣的界定,这就是“内衣外穿“的潮流。这是一个大胆、蛊惑的年代。英国女时装大师韦斯特伍德(VWestwood)和法国时装大师让一保罗·戈蒂埃(J-PaulGaultier)是“内衣外穿“风潮的中坚分子,他们将女性内衣变成极具挑逗性的外衣一部分。女性内衣外穿的灵感,似乎为设计师们注入令人振奋的想象力。缪格勒(T.Mugler)、阿拉亚(AAlaia)、范思哲(GVersace)都为之推波助澜。美国著名歌手麦当娜在其“InBedwithMadonna“巡回演唱的舞台装完全以内衣表现,该片在1991年戛纳影展时,麦当娜穿着纯白丝胸罩与束裤出席,着实是对以往传统服装观的彻底反叛与藐视。   这样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。当巴黎、米兰或纽约的时装大师再一次剪短上衣的下摆,使女士露出了肚脐时,舆论不再惊讶。同样,当T型台上的模特穿着透露的时装时,仿佛人类的衣服又被脱去半层皮。若隐姓埋名若现的女性胴体,再次显示了人们对衣服的眷恋与困惑。倒是一位来自德国汉堡的姑娘,以其品牌JILSANDER,旗帜鲜明地树起90年代的简约主义(Minimalism)。她的设计清新简约,不张扬,具有时装巨星阿玛尼(G·Armani)同样风彩,只是JILSANDER更简洁,更女性。这种风格为纷繁的世纪之末抹上了极淡极雅的一笔。回首百年,我们不难看出:从穿到脱,这不只是简单的衣着行为的逆行,而是现代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。